法律顾问 / GUWEN

律师风采

 张涛 律师

手机:15001875694
Q Q:1551086171
邮箱:zhangtao_sh@outlook.com

在线咨询

法律顾问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法律顾问

公司可通过收回或变更授权要求法定代表人返还公司证照释

发布时间:2019-10-27 18:01:06    浏览次数:
分享到:
释义

 

公司在经营过程中,至少应当拥有营业执照、公司公章、财务章等证照、物品,对于经营特殊行业的公司而言,还必须拥有特许的证件执照。公司证照对外代表着公司的意志,是公司的表象。

 

尽管公司拥有上述证照的所有权,但一般而言,为方便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公司证照往往由不同的公司机关及其人员实际占有、控制。比如,公司的营业执照、公司公章、财务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等可以由专人保管,公司规模较小的,也可能直接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保管。此外,公司股东、董事、经理等也均有可能保管、占有公司证照。

 

当公司相关人员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后,以前有权保管、持有公司证照的人员则可能不再继续有权保管、持有公司证照,此时即应将公司证照返还给公司。如果相关人员不履行公司证照返还义务,则发生公司证照返还纠纷。

 

此外,个别情况下,公司人员之外的第三人也可能非法侵占公司证照拒不返还。

 

管辖

 

因公司证照返还纠纷提起的诉讼,原则上以《民事诉讼法》中管辖的相关规定为基础,但要综合考虑公司所在地等因素来确定管辖法院。

 

相关法条

 

处理公司证照返还纠纷的法律依据主要是《物权法》第34条,《民法通则》第117条,《公司法》第147条、第149条的规定。

 

 

案例:朱辉东诉上海纽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证照返还纠纷一案

 

审理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745号

案  由:公司证照返还纠纷

裁判日期:2016年02月22日

 

裁判要点

 

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独立法人,具有独立的法人财产。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所需要的各类证照、印鉴等亦属于公司财物。但由于法人为法律上拟制主体,公司无法直接持有上述证照、印鉴等。实践中,法人通常指定有权的公司机关进行保管,或授权有权的个人持有、控制。如果公司收回或变更了授权,相应机关或个人丧失了其持有、控制相关证照、印鉴等的合法事由,则应当返还公司。

 

基本案情

 

上海纽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纽比医疗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16日,目前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的股东为A公司。纽比医疗公司2014年7月21日的公司章程记载:……第七条公司不设股东会,由股东行使下列职权:(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二)委派和更换执行董事、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监事,决定有关执行董事、监事的报酬事项;……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作出决定时,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并由股东签名后置备于公司。……第十七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执行董事担任。……

 

2014年11月19日,纽比医疗公司作出《纽比医疗公司股东决定》,记载:聘任杨某某为公司总经理,免去朱辉东经理的职务;聘任来某某为公司副总经理;聘任刘某某为公司财务总监。

 

当日,纽比医疗公司作出《纽比医疗公司股东决定》,记载:1、委派来一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免去朱辉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职务;2、委派杨某甲为公司监事;免去马某公司监事职务。

 

2014年11月20日,纽比医疗公司作出《纽比医疗公司股东决定》,记载:……本公司唯一股东A公司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决定,要求朱辉东、马某于2014年11月30日前将其所保管的公司财产资料按照本决定所附《财产资料移交清单》移交公司综合管理部,如不按时移交,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附件《财产资料移交清单》:公章一枚、营业执照正、副本各一份、……

 

之后,纽比医疗公司以朱辉东未履行返还上述证照的义务导致其无法正常运营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朱辉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两日内返还纽比医疗公司公章一枚和营业执照正、副本原件各一份。

 

原审法院另查明,A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2日,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0万元,股东为朱辉东(持股60%)、马某(持股10%)、姚某某(持股25%)和B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B公司)(持股5%)。A公司未设董事会,2014年10月15日股东会之前的执行董事由朱辉东担任。2014年10月15日,A公司召开股东会,朱辉东、姚某某、B公司参加会议,马某未参加会议。会议形成《股东会决议》,载明:会议应到会股东4人,实际到会股东4人;决议内容为:一、委派来一峰为公司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免去朱辉东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二、委派杨某甲为公司监事,免去马某公司监事的职务;三、同意股东按照实际实缴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四、制定通过新的公司章程;以上事项表决同意占总股数的100%。出席会议的三位股东在决议上签名。

 

之后,朱辉东和马某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浦东法院)向A公司提起诉讼,请求确认A公司2014年10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无效;判令A公司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浦东法院作出(2015)浦民二(商)初字第2015号民事判决,驳回朱辉东、马某的诉讼请求。朱辉东不服一审判决,已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该案目前在二审审理中。

 

原审庭审中,朱辉东认可目前纽比医疗公司公章、营业执照原件均在其处;双方确认,A公司的公章由法定代表人来一峰保管。

 

二审法院另查明,上海一中院就浦东法院(2015)浦民二(商)初字第2015号民事判决,于2015年11月19日作出(2015)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87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结果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闵民二(商)初字第4号判决:朱辉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纽比医疗公司公章一枚、营业执照正、副本各一份。判决后,朱辉东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745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

 

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独立法人,具有独立的法人财产。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所需要的各类证照、印鉴等亦属于公司财物。但由于法人为法律上拟制主体,公司无法直接持有上述证照、印鉴等。实践中,法人通常指定有权的公司机关进行保管,或授权有权的个人持有、控制。如果公司收回或变更了授权,相应机关或个人丧失了其持有、控制相关证照、印鉴等的合法事由,则应当返还公司。

 

本案中,纽比医疗公司于2014年11月19日作出了股东决定,免除了朱辉东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任命来一峰为公司新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并要求朱辉东返还其保管的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2014年11月19日的股东决定是否能够代表纽比医疗公司的真实意思。

 

对此,朱辉东抗辩,朱辉东系纽比控股的大股东,但对2014年11月19日的股东决定并不清楚,纽比医疗公司提供的股东会决定为来一峰等人占用A公司公章而作出的个人行为,朱辉东已在法院提起相关诉讼,请求法院宣告A公司免去朱辉东A公司执行董事职务的相关股东会决议无效,故本案应中止审理。

 

本案系公司证照返还纠纷,纽比医疗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其依据公司作出的股东决定提起本案诉讼。根据法律和纽比医疗公司章程的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不设股东会,股东作出决定时,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并由股东签名后置备于公司。纽比医疗公司虽未能提供A公司作出系争股东决定的相应依据,如A公司内部的股东会决议等,但本案系争股东决定在形式上为书面形式,并由A公司盖章后置备于公司,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并且,目前也尚未有法院生效判决撤销,或宣告系争股东决定无效,朱辉东也无确实证据证明纽比医疗公司或A公司在本案系争股东决定作出后,对于纽比医疗公司法定代表人人选有过相反的决定或决议。由于股东决定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朱辉东作为纽比医疗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受该决定约束。纽比医疗公司和A公司均系独立的法人,在法律上具有独立的人格主体资格,本案对于系争股东决定仅作形式审查。

 

至于该决定的作出是否需要经过A公司内部股东会会议召开和表决,来一峰是否为A公司合法的法定代表人,均为A公司内部纠纷和争议,与本案无关。即使若A公司2014年10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被宣告无效,也并不意味着本案系争股东决定当然无效或撤销,况且法院已作出确认该股东会决议有效的一审判决。

 

若A公司2014年10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被宣告无效,则朱辉东仍有权以A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的身份,经法律规定和公司章程约定的正当程序引导纽比医疗公司作出新的股东决定,取代既有的股东决定,从而获得救济。因此,本案并无中止诉讼的法定情形,对于朱辉东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朱辉东还抗辩称,纽比医疗公司在2014年8月15日之前的股东是朱辉东和朱辉东的妻子马某,之后变更为A公司,在股权转让时,A公司未向朱辉东和马某支付股权转让款,朱辉东已于2015年8月2日向A公司发出解除股权转让协议,故纽比医疗公司的股东为朱辉东和马某,纽比医疗公司并无原告资格。

 

有限责任公司的主体存续具有持续性和连贯性,纽比医疗公司内部股权结构发生变化并不表示纽比医疗公司之前所作出的行为或意思即随之发生变化,即使朱辉东、马某与A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已解除,因解除导致的法律后果自解除通知到达对方时产生,也并不必然导致之前的股东决定撤销或者无效。纽比医疗公司有权以新的决定或决议覆盖、修改和更正之前的决定或决议。因此,纽比医疗公司的起诉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对于朱辉东该抗辩意见亦不予采纳。

 

综上,纽比医疗公司已通过股东决定免除朱辉东的法定代表人职务,朱辉东并不享有继续持有纽比医疗公司公章、证照的合法依据,故对于纽比医疗公司请求朱辉东归还公章、营业执照正、副本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朱辉东是否有权继续占有纽比医疗公司的公章和营业执照。

 

纽比医疗公司提供的纽比医疗公司章程,其唯一股东A公司作出的系争股东决定,以及A公司2014年10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等证据,足以证明朱辉东于2014年11月19日已经法定程序被免去纽比医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暨执行董事职务,故朱辉东现继续占有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属无权占有,应当向纽比医疗公司予以返还。

 

关于朱辉东认为上述A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无效从而导致系争股东决定意思表示不真实的辩称意见,本院认为,系争股东决定在未被依法撤销或确认无效的情形下,应当具有法律效力,况且,朱辉东等关于要求确认上述股东会决议无效的诉讼请求已被生效判决予以驳回,因此,对朱辉东的上述辩称意见及其上诉请求不予采信和支持。

×

联系方式

15001875694 在线咨询律师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