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人事 / RENSHI

律师风采

 张涛 律师

手机:15001875694
Q Q:1551086171
邮箱:zhangtao_sh@outlook.com

在线咨询

劳动人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劳动人事

离职员工能否要求公司支付年终奖?

发布时间:2019-01-11 14:10:51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案情介绍
 
2008年5月16日,原告作为发起人(股东)之一与案外人黄某(即证人黄某)、陈某(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程某申请设立被告,后被告于2008年6月3日登记成立。2010年3月至2018年4月期间,被告有为原告参加社会保险。原告离职前担任被告技术部总监,在职期间被告每月通过现金方式向原告支付上月工资,并由原告在工资条上签名确认。2018年1月14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免职通知书》,通知原告,因原告担任技术部总监一职,但其部门未完成2017年度技术项目实施预定目标特此通知原告于2018年1月15日起免除其技术部总监一职。
 
2018年3月22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违法行为纠正通知书》,认为被告于2018年1月14日取消原告门禁卡的授权,导致原告无法回到单位开展日常工作,且原告收到免职通知书至今仍未收到被告的工作安排通知,同时被告以原告被免职和未上班为由,降低原告的薪酬待遇,被告在没有和原告协商的情况下,擅自免除原告本人职务和降低工资,严重违反了劳动法规定,原告现依法要求被告在收到本通知的三日内恢复原告的门禁卡授权、立即通知原告回到工作岗位正常工作、补足原告实际收取的2018年1月工资与原工资待遇的差额、按原工资标准发放被告责令原告等候复岗至通知原告复岗期间的全部工资。2018年3月29日,原告申请仲裁,请求裁决被告恢复原告技术总监职位,并向原告支付2018年1月、2月工资差额8288元,按原工资标准11000元每月支付2018年3月至恢复工作岗位为止的全部工资。2018年4月1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
 
原告向法院起诉请求被告支付2017年度及2018年度的年终奖,并提交了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拟证明原告实际收到的年终奖银行账户流水情况,2012年1月14日曾经收到2011年4万元的年终奖,2013年1月12日收到2012年年终奖8万元,2014年1月4日收到被告支付2013年年终奖10万元,2014年12月15日收到7万元、2015年1月6日收到3万元,该两笔为2014年的年终奖,2016年1月7日收取2015年年终奖10万元,2016年12月31收到2016年年终奖10万元。
 
裁判结果
 
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2017年年终奖10万元及2018年年终奖25000元。
 
裁判理由
 
原告认为,被告有每年向其支付年终奖的习惯,被告于2012年至2016年期间于年初或年末向原告转账支付的即为2011年至2016年的年终奖;被告认为,被告于上述期间转账支付的为股东每年的分红而非年终奖,被告并没有向股东支付年终奖的习惯。对此,本案中被告提供的费用报销单即使有部分显示款项用途为分红,但因被告未能提供与费用报销单相互对应的财务凭证等证据证实被告于2012年年初至2016年年末期间转账给原告的款项即属报销单上显示的分红,被告在诉讼中亦未能提供其他有力证据证实被告于上述期间向原告转账的为股东分红,并且,对于上述期间被告在年初或年末固定向原告转账支付一定数额的款项,被告作为用人单位应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该款项不属于支付给员工的年终奖,但对此被告未能举证证实,故法院认定被告有向原告支付年终奖的惯例,结合2012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每年均固定向原告转账支付100000元的情况,法院认定原告2017年年终奖金额为100000元,且因本案中未有证据证实原告2017年不应获得年终奖,故被告应向原告支付2017年年终奖100000元。
 
年终奖属于用人单位对员工一年来工作的肯定和奖励,本案中原告自2018年1月15日起至3月期间没有上班的原因在于被告作出的不当的免职决定,且本案属被告违法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亦无证据证实双方对年终奖的支付约定了特定条件,故上述期间应视为原告的正常工作时间,被告应依照原告工作时间按比例向其支付2018年年终奖,结合前几年年终奖的数额100000元,经核算,被告应向原告支付2018年年终奖1月至3月的部分为25000元(100000元÷12个月×3个月)。
 
 
案例索引:(2018)粤0606民初12847、13276号
×

联系方式

15001875694 在线咨询律师
扫描二维码